上海房产网房产咨询

三代人买房史 80后呼吁不让后代为房地产透支埋单

2017-05-09   来源:融360     RSS

最近关于楼市的消息不断,就在昨天,上海住建委明确要求新房需要摇号购房,又开了限购新河。从去年开始经历了房价上涨,到后来的限购限贷,再到最近的不断加码,我只能摇摇头表示:买不起。就连我80多岁的爷爷操着一口假牙,念叨着过去与现在的故事。

爷爷出生在动荡的军阀混战年代,作为家里的长子,早早地进入社会挣钱养家,老人家是个好学的人,虽然没读过几年书,但是靠着自身的勤奋和天赋自学了很多书,认识的字比我这个新时代青年都多,还写得一手好字,在一家当铺店当了几年伙计,后来去学了木匠,那年头为了生计,从事过的行业五花八门,放到现在都算得上“多元化人才”了。爷爷17岁那年,娶了邻村的姑娘,就是我的奶奶。爷爷说家里他是老大,祖辈上都说养儿防老,他的担子也最重。那会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为了爷爷成亲才收拾出一间厢房做新房。1头猪加上几担粮食,就当是聘礼,太爷爷牵着毛驴把奶奶送到了爷爷家,并没有什么复杂隆重的仪式。

那个时候没有现代人对房子的概念,有个住的地方就行。过了两年爷爷有了自己的积蓄,就在旧宅子旁边盖了自己的房子,因为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总会不方便。就这样,爷爷搬出来后就相当于分了家,老宅子留给了爷爷的弟弟。爷爷负责做活养家,奶奶在家照看公婆,拾掇家里的几亩地。夫唱妇随,是那个时候最平常的情景。

父亲出生时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为了不让家里人挨饿,爷爷去了很远的县城做活,半个月也回不来一次,这才保证了一家老小有口粮吃。而同村的以土地为生的农户多是饥一顿饱一顿,有人还托爷爷帮忙找活干,爷爷说那会帮了好多人外出挣钱糊口。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爷爷更加认识到多读书、掌握一门手艺的重要性,让家里的四个孩子都好好念书。父亲是家里唯 一一个读到高中的孩子,参加了78年的高考却不幸落榜,之后父亲当了三年兵,1981年复原回到家里。在附近工地搬了一段时间砖后,恰巧家里有个亲戚做土木工程,就带上父亲入了土建的行业,每天坐在办公室工作,每月工资35块,也算是有了“手艺”。

听母亲说,父亲是借单位的汽车把母亲接回来的,在那会简直是豪车啊,别人家基本都是骑着自行车就把婚结了。至于婚房嘛,跟爷爷类似,父亲在爷爷老宅旁边盖了三间红砖平房,简单粉刷了一下就当婚房了。那是房子代表家的年代,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老人,大概都有一个心愿,就是搬出土坯房住上红砖瓦房,这个愿望在我三岁那年实现了。父亲翻盖了爷爷的土坯老宅,那是村里第一栋红砖大瓦房,父亲急于盖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伺候老人,让他们老有所依。

90年代的时候还流行福利分房,我上小学的时候,父亲本有一次获得分房的机会,但是分了房子,老头老太太住不惯楼房,跑回来照顾老人又不方便,他放弃了那次机会。眼看着周围同样草根出身的同事在城市里都有了自己的楼房,父亲却每天来回骑车一个小时回老家,就为每天能看到爷爷奶奶。不懂事的我还埋怨过父亲傻,放弃了那么好的进城机会,父亲笑而不语。之后福利分房时代结束,迎来商品房时代,房价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1000来块钱涨到近两万。房子除了用来住,还多了投资的属性,不对,是投资属性取代了居住属性。周围有人拿着闲钱跑到城里楼盘抢房子,甚至还有人花钱买号。

别看爷爷年纪大了,但是眼不花耳不聋,看着电视上关于房子的新闻报道,喃喃道:“买了房子又不住,买它作甚?”我解释说,人家那叫投资,是用钱生钱,坐在太师椅子上的老爷子一脸的不屑,我也懒得跟他解释了,因为我知道费再多口舌也未必能让他明白如今的行情是有多么复杂。到了我这一代,刚毕业时身无分文,尽想着能赶紧赚钱独立出来,对买房子完全没有概念,而且也不太想买房,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呢,何谈买房?租房子想住哪就住哪,多自在。都说生活能将人尖锐的棱角磨平,而租房生活就像坚硬的金刚石,任你如何任性的石头都要向它低头,任它蹂躏。过了几年的租房生活,遇到过自来水漏水让家里水漫金山,黑中介蛮横不讲理的扣掉我的押金将我赶了出来,房东涨房租不眨眼。记得我的最后一位房东,在她涨租后我跟她讨价还价,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深刻:房价涨房租也得涨,觉得租房不合适就去买房吧。我是又气又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买房子,但是有多大野心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买房花去了父亲毕生的积蓄,在拿到钥匙的那一刻,我对房子的观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过去我天天希望房价降,我们这代人可以不急于买房,能够从容的追寻梦想,而现在买了房子我又希望房价涨,再涨再卖再买,希望通过房子的游戏能获得比当初付出更多的回报,我时常在想,难道真的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了?

一次几个90后围在一起讨论房子的话题,一位海归妹子问道:你们为什么一定要买房子呢,为什么不去国外读书、旅行,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为什么活得这么累呢?我们尴尬的一笑,哑口无言。有时候我在思考,买房究竟是为了什么?它不再是走多远都要回去的家,不再是祖辈穷尽一生也要留给后代的遗产。如今,它更像是财富和阶层的象征,甚至是部分人游刃于资本游戏中的王 牌,幻想获取暴利的工具,以及部分苦逼工薪层难以越过的围栏。房子,已经不是我们的家。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买的”,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的房子的正确属性,中央提出要加快建立和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真心希望这个目标能早日实现,找回我们的家,不要让我们的后代为如今的房地产透支埋单。

原标题:三代人买房史 80后呼吁:不要让后代为房地产透支埋单

资讯导航

选择切换城市 当前城市 [上海] 关闭

热门城市

按照拼音首字母选择

A
安顺
鞍山
安阳
安庆
安康
B
北京
巴中
毕节
白山
白城
本溪
保定
滨州
亳州
蚌埠
百色
北海
包头
巴彦淖尔
白银
宝鸡
保山
C
重庆
成都
潮州
长春
沧州
常州
承德
滁州
池州
崇左
赤峰
长治
长沙
常德
郴州
楚雄
昌都
D
东莞
德阳
达州
大连
丹东
大庆
东营
德州
大同
定西
大理
德宏
E
鄂尔多斯
恩施
鄂州
F
佛山
抚顺
阜新
福州
阜阳
防城港
抚州
G
广州
广元
广安
贵阳
桂林
贵港
固原
赣州
H
惠州
河源
杭州
湖州
葫芦岛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邯郸
衡水
鹤壁
淮安
菏泽
合肥
黄山
淮南
淮北
河池
贺州
海口
呼和浩特
呼伦贝尔
汉中
海东
黄石
黄冈
怀化
衡阳
红河
哈密
J
江门
揭阳
嘉兴
金华
锦州
吉林
鸡西
佳木斯
济南
焦作
济宁
晋城
晋中
金昌
酒泉
嘉峪关
荆州
荆门
九江
吉安
景德镇
K
昆山
开封
昆明
克拉玛依
喀什
L
凉山
泸州
乐山
丽水
六盘水
辽阳
辽源
龙岩
廊坊
莱芜
洛阳
临沂
连云港
漯河
聊城
六安
柳州
来宾
吕梁
临汾
兰州
陇南
娄底
丽江
临沧
拉萨
M
茂名
梅州
绵阳
眉山
牡丹江
马鞍山
N
南充
内江
宁波
南平
宁德
南京
南阳
南通
南宁
南昌
P
攀枝花
盘锦
莆田
濮阳
平顶山
平凉
萍乡
普洱
Q
清远
衢州
黔西南
黔东南
黔南
齐齐哈尔
青岛
泉州
七台河
秦皇岛
钦州
庆阳
曲靖
R
日照
日喀则
S
上海
深圳
汕头
韶关
汕尾
遂宁
绍兴
沈阳
四平
松原
苏州
双鸭山
绥化
三明
三门峡
石家庄
宿迁
商丘
宿州
三亚
朔州
石嘴山
商洛
十堰
随州
邵阳
上饶
石河子
T
天津
台州
铜仁
通化
铁岭
泰安
唐山
泰州
铜陵
通辽
太原
天水
铜川
吐鲁番
W
温州
无锡
威海
潍坊
芜湖
梧州
乌海
乌兰察布
吴忠
武威
渭南
武汉
文山
乌鲁木齐
X
厦门
许昌
徐州
邢台
新乡
信阳
宣城
兴安盟
忻州
西安
咸阳
西宁
襄阳
咸宁
孝感
湘潭
湘西
新余
西双版纳
Y
云浮
阳江
宜宾
雅安
营口
延边
伊春
扬州
烟台
盐城
玉林
阳泉
运城
银川
延安
榆林
宜昌
岳阳
永州
益阳
鹰潭
宜春
玉溪
伊犁
Z
中山
珠海
肇庆
湛江
自贡
资阳
舟山
遵义
周口
驻马店
朝阳
漳州
枣庄
张家口
淄博
郑州
镇江
中卫
张掖
株洲
张家界
昭通